关门弟子诉王林诈骗案今二审 徒弟称被骗4千万

发布时间:2013-07-30 10:04    浏览量:109     评论0
在王林所著的《中国人》中,徒弟邹勇 与王林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合影。  中广网南昌7月30日消息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因为所谓的“隔空取蛇、断蛇复生”的本事被众多拜访者津津乐道的“大师”王林,近日在媒体的聚光灯下被揭穿其真面目。他自称为“5万人治病”妙手回春的传奇,也被官方认定
在王林所著的《中国人》中,徒弟邹勇(左)与王林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合影。

在王林所著的《中国人》中,徒弟邹勇(左)与王林在印度首都新德里合影。

  中广网南昌7月30日消息(记者马文佳) 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因为所谓的“隔空取蛇、断蛇复生”的本事被众多拜访者津津乐道的“大师”王林,近日在媒体的聚光灯下被揭穿其真面目。他自称为“5万人治病”妙手回春的传奇,也被官方认定为“没有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,也没有注册职业资格”。

  现在这位所谓的大师还要面对官司。“关门弟子”邹勇起诉王林诈骗案今天(30日)将在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。曾经的亲如父子的师徒为何对簿公堂?中国之声记者马文佳独家对话当事人邹勇。

  提到这场官司,王林曾经的“关门弟子”邹勇说,他已经全权委托给了律师,开庭时他不会到现场,他也不知道王林会不会出现。这场令人瞩目的师徒对簿公堂,转为了“互不见面的隔空对话”。而关于输赢,邹勇认为自己的胜算很大。

  邹勇:我胜诉的把握现在很大,前面可能是有一些方面的因素在干涉,前面审理的过程中我们的准备也不是很充分,很多该做好的工作没做好。这次我们准备得比较充分,胜诉的概率是很大的。

  而最初让曾经亲密无间的师徒走上法庭的人,并不是很多人认为的是“被骗了钱”的徒弟邹勇,而正是王林本人。

  邹勇:开始是他先把我告上法庭的,开始他是原告。本来我是不打算起诉控告他的,因为人家都知道我是他徒弟,可是后面他给我下了套,骗我签了他替我付的2000万(房子)订金之后,他本来承诺一个星期之后给我清算,后来他就不认账了,就把我告上法庭了。

  这个官司的焦点,就是邹勇与王林的金钱往来。邹勇说,之前他曾经借过王林1300万,王林也曾帮他付过2000万的房子订金,而王林从他这里拿走的却更多,包括2100万的房子装修费,1840万买假酒的钱,以及还有3000多万拜师费。这样清算下来,邹勇觉得王林“骗走”了他总计大约4000万元。

  邹勇:他说要抵押我深圳那套房子,5000万来还欠他的债,然后他打3700万给我。本来清算下来,这个房子的装修他应该还2100万给我,假酒的1840万也应该退给我,但是当我签完合同之后,他就让我给他(房子)过户,我也是因为他前面承诺的事情没有兑现,所以我也就没有给他过户,他就以这个房屋买卖合同纠纷把我告上法庭。清算完之后,抵掉他预付2000万给我和欠他的借款的尾款1300万,总共是3300万。他还欠我4000万左右。

  邹勇反复提到的买假酒的钱,是从2010年开始,他从王林手中买到的500箱茅台酒。邹勇说,这些被王林称为“特供”的酒花了他1840万元,而后来他才发现,其实这些王林卖给他每瓶3000元的酒,大约只值100块钱。

  邹勇:他说他认识茅台酒的厂长,当时市面上2800买不到。茅台厂厂长给他面子3000块钱一瓶卖给他。我是2010年10月份买了100箱,到了2011年元月,他又说这是最后一批,让我多买一点,他说你买下来不会吃亏,拿出去卖能卖1个亿。后来,我关系很好的朋友跟我说,这个酒可能有点问题。去年我就带了两个样酒到茅台酒厂去,他们直接就否认了,说不是茅台酒厂生产的。说这是茅台镇的小酒厂产的,大约100块钱左右。

  邹勇强调说,这场官司他不仅要反败为胜,还要反告王林诈骗,把原来被他“骗走”的钱要回来。

  邹勇:我控告他是两点,一个是假酒,一共1800多万,他这个是属于倒卖假冒伪劣产品,骗取我巨额的财产;另外一个是收我为徒,骗我巨额资产,将近3000万了,这个应该是诈骗。

  与王林相识已经有11年的邹勇,从曾经拜师学艺到如今对簿公堂,他回忆说,王林对待他,就好像有两张面孔,因为一套房子,就让这个“待他如子”的师父变成了“诅咒他去死”的仇人。

  邹勇:对我好的时候,因为我父母去世的比较早,他在生活、工作上都会很细心的关心我,人家送的土特产,他也会拿一些给我,我觉得他这个师父就像父亲一样的。真正看清他的脸面是在深圳的房子完工之后,他想跟我换一套房子,我没有同意,他就变了一个脸孔,说话的口气也不是很好,他经常说搞得他不高兴,他就发功搞的我公司倒闭。到最后我跟他谈,他说我不会好死,他说发功一个月后我会全身腐烂,死的很惨。

  邹勇说,从去年年底开始,王林就不再接他的电话。两人最近的一次交流是在几天前,邹勇再次打电话给王林。王林接了电话就说了三个字“你赢了”,就挂掉了。对于这样的状况,邹勇说,在这场“师徒对战”中,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胜利了,即便最终赢了官司,他最大的收获还是教训。

  邹勇:不管是从财产方面也好,从精神方面也好,都是一个很大的教训。自己也没读什么书,比较愚昧,自己也是对别人太轻信,这也是第二个惨痛的教训。第三个(教训)是我以后要相信科学。

  记者昨天也多次拨打王林的电话,但是无人接听。

分享到:
分享按钮
文章来源 温州都市报  网络编辑:  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Copyright © 2008 - 2009 wendu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:0577 -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:0577-85855678
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  QQ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  备案号:浙网信办〔2014〕27号 浙ICP备09100296号-7 浙BBS2009008
 
报料 @温都 QQ客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