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州受台风影响两千多亩紫菜被毁 损失近千万

发布时间:2013-10-08 13:31    浏览量:87     评论0
霞关两千多亩紫菜全军覆没   初步估计经济损失近千万,台风过后,水产养殖户利益谁来保护  昨天早上6点半,离“菲特”登陆点仅5公里的温州苍南霞关社区,在整整一夜的疾风骤雨后,终于平息了下来。  走在社区靠海滨东路的一侧,眼前的海浪已没了半夜时汹涌的劲道,它击打岸堤的声音沉闷、

  霞关两千多亩紫菜全军覆没

  初步估计经济损失近千万,台风过后,水产养殖户利益谁来保护

  昨天早上6点半,离“菲特”登陆点仅5公里的温州苍南霞关社区,在整整一夜的疾风骤雨后,终于平息了下来。

  走在社区靠海滨东路的一侧,眼前的海浪已没了半夜时汹涌的劲道,它击打岸堤的声音沉闷、萧然。

  路上一地的垃圾、石块、黄沙,还有随处可见的裂缝,仿佛是受虐挣扎后留下的伤痕。钉在店铺门窗上的木板,已陆续被卸下。

  路旁陆续看到几个老伯,神情淡漠宁静,黝黑粗粝的皮肤下峥嵘的骨骼脉络仿佛礁石一般坚硬——对于他们来说,这不过是经历过的众多台风中的一场而已。

  损失最大的依然是养殖户。

  霞关有近千名紫菜养殖专业户,今年养殖了2255亩紫菜,昨天社区方面统计,这些紫菜几乎全部完了,总的经济损失可能达到1000万元。

  这1000万元,对很多人也许只是个数字,却要实实在在地从每个紫菜养殖户的口袋里掏走的,从他们女人的菜篮子掏走,从他们孩子的嘴巴里掏走。

  本报记者 王益敏

  全年可收四拨海菜

  第一拨已注定颗粒无收

  阴沉的天气,清凉的海风。昨天霞关一个小码头边站着几十个人,他们的目光聚焦在不远处的海面。那里浮着一大团黑色的棉絮似的东西,体积比小船大好几倍——那便是被从海底卷起的养殖紫菜。

  霞关社区一位渔业养殖专家介绍,紫菜是种在竹竿上的,这些竹竿被固定在海水中。

  台风一过,种紫菜的竹竿在水流中被冲散、冲跑。记者看了霞关几片种紫菜的海田,水面上东一片西一片,满目狼藉。

  众人的注视下,那团紫菜随波逐流,终于漂远。

  渔业养殖专家说,当地养殖紫菜共分4拨,一般从每年的9月上旬开始养殖,至11月中下旬开始收获第一拨。接下来,每隔1个半月,可以收获一拨,直到第二年的初夏。

  “一般来说,第一拨紫菜数量最多质量最好,价格当然也是最高的。”这位专家说,但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,霞关社区今年的第一拨养殖紫菜,全都没了。

  记者按照每亩平均4000元的紫菜收购价计算,全社区2200多亩养殖紫菜,总损失接近1000万元。

  霞关社区码头附近城乡公交车的站台上卖小吃的杨女士,总能在清晨看到顶着海风和阴湿打理海田的紫菜养殖户们。她说:“这碗饭不好吃,风里浪里赚点辛苦钱,现在台风一过,一年收成大减,太可怜了。”

  不甘心的养殖户

  顶着风浪想去看看自家紫菜田

  刘新会不甘心。

  他的船刚出码头就被风浪顶回来。他咬咬牙,又跟人借了一艘小船,放在自己的大船上,希望能增加点重量朝外冲——他就是想看看,码头外自己三十亩的紫菜田究竟怎样了。

  50岁的刘新会种了23年紫菜,码头外三十亩的紫菜田是他今年的“饭碗”,现在看样子是不行了……可是,还剩下多少?再说,万一呢?

  和刘新会一样想法的养殖户还有不少。

  昨天早上10点不到,霞关上空刚有阳光,海面上就多了不少小船,想冲出码头去看看自家的紫菜田,可没多久又回来了,“外面风浪太大了”。

  “外面风浪太大了,我们的小船出不去。”刘新会无奈地驾船再次靠了岸。

  那里,是50岁的刘新会全部的心血——30亩养殖的紫菜。“我养了23年紫菜,全家就靠这个活的。”

  匆匆说完几句话,绳子已从钢筋上挣脱,在沿岸溅起一串浪花后,刘新会的船再次驶向远方。

  在岸边观望的几位老人告诉记者,其实,刘新会自己心里也知道,在近岸的紫菜都被卷走了,他的紫菜肯定没了。

  “我这里还有一些被救上来的浮筒,能不能卖掉?”海岸边,大清早没吃饭就到海上忙乎的小易,正给人打电话希望能挽回点损失。

  今年起跟父亲做紫菜养殖,没想到才养了第一拨,却是这般无奈的局面。

  “少说也有4000元一亩可以卖,10多亩,好几万的收入啊!”小易叹了口气,低头继续拨号码。

  水产养殖户利益

  谁来保护

  两年前,超强台风“梅花”侵袭,舟山市嵊泗县枸杞乡的贻贝养殖户遭受重创。

  一年前,强台风“海葵”,象山的梭子蟹全军覆没。今年,苍南霞关社区的养殖紫菜又成为牺牲品。

  台风中,水产养殖户减少损失?

  养殖户说,国家有相关的水产养殖保险,但保费高,能得到的赔偿却很低。以霞关的紫菜养殖为例,每亩收成约4000元,但每亩花了一两百元的保费投保后,养殖户最多每亩只能拿到600元。

  很多养殖户因此放弃投保。

  “在海边养水产,难免会因台风受到损失,有时一年要受好几次台风重创,真正拿到手的收入,往往跟预期相比,只有一半都不到。”一位老养殖户这样说。

  那么,他们为何不放弃如此高风险的工作?“做了一辈子,你替我们想想,我们还能做什么?”养殖户的回答直白,却让人深思。

  那么能否培植出抗灾性更好的品种?养殖专家说,品种改良一直在试行,但成果短期无法实现。  或许,我们为这些养殖户能做的还有很多,比如,提供更多的生存平台,让他们在另一种更安全、有保障的模式下,也让水产养殖进入更和谐的发展空间。

  本报记者 王益敏 龚振岳

分享到:
分享按钮
文章来源 温州都市报  网络编辑:  
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我们 | 法律顾问 | 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
Copyright © 2008 - 2009 wendu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网站客服热线:0577 - 88868886 订报发行热线:0577-85855678
温州都市报官方网站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出处  QQ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   备案号:浙网信办〔2014〕27号 浙ICP备05006035号 浙BBS2009008
 
报料 @温都 QQ客服